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无法走进爱情的友谊

2019-08-15 08:57
网络
佚名
27

  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在我身边有陶光是多么幸福。

  陶光是我高中的同桌。她是那种非常酷而且充满假小子的女孩。整个高中就像短发、白衬衫和牛仔裤,整天在男生中间打篮球。更令人困惑的不是一个女孩会打篮球,而是那个会打篮球的女孩几乎是班上成绩最好的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陶光当成了我的朋友。幸运的是,是陶光。如果我换成另一个女孩,我会被那个男孩笑死的。高中男生瞧不起只会学习的女生,更瞧不起和女生一起玩的男生。幸运的是,陶光赢得了几乎所有男孩的尊重和认可。到目前为止,我觉得在我的交流范围内,没有人能代替光来躲避“兄弟情谊”。我们是高中二年级班级除夕晚会选出的“黄金搭档”和“心照不宣的同桌”。

  应该说陶光对我真的很好,即使是尽力帮我学习物理和向我解释数学问题。有时候,我真的怀疑如果女孩有男孩的名字,她们是否能既有男孩的性格又有理性的思考。我告诉陶光,如果我将来有一个女孩,我会借用她的名字。她笑着说,这要看孩子的母亲是否顺眼,如果是唐飞,就会被批准。

  高考前,只有陶光知道我对唐飞“不怀好意”。如果毕业后我没有喝醉,没有乱说话,恐怕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从初中第二天就知道我暗恋唐飞的人,唐飞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我。

友谊

  唐飞是我初中的同桌。只有高中同学的命运。她安静如水,甜美温柔。如果学校里所有的男生都因为陶光传奇般的个人魅力而认识他,那么认识唐飞的原因就不能这么简单了。唐飞是学校的美,尽管没有人公开评论谁是学校的美。

  陶光曾无数次问我,为什么我对唐飞“固执”,打了许多败仗和战争。如果她觉得我爱唐飞有充分的理由,她可以帮助我。我抬起下巴,思考了无数的私人学习课程,但仍然找不到答案,所以我不得不表现得像个可怜的人:没有感情问题的理由。

  不管她在解决物理问题上有多擅长,她仍然是一个不懂女孩担忧的假小子。除了从电视上学到的无用的想法,她所能做的就是成为观众,无休止地听我讲述我的爱情故事,或者皱着眉头抒情地唱“你在同一张桌子上”。公平地说,陶光做这件事并不容易。我喉咙痛得无法忍受。

  从一年级到三年级,我和陶光在同一张桌子上坐了三年。在过去的三年里,我从来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孩,因为我认为我没有崇拜、信任甚至依赖一个女孩的感觉。

  高考就像一个过滤器,区分高低。我进了浙江的一所理工大学,陶光去北京理所当然地进入了他梦想的一所著名的高等学府,而唐飞去了江苏学习外语。

  在大学里,我只和两个女孩通信:我仍然不停地给江苏写信,我仍然不时地和北京的军事战略争吵。陶光还在努力帮我追上唐飞,并且已经帮了大忙。例如,她给我发了别人写给她的情书摘录。

  陶光进入大学后变化很快。一年后当她再次见到她时,她已经披上了一条长发披肩。

  那次聚会上,陶光没有第一次和我们男生聚在一起,而是坐在角落里和唐飞聊天,让男生们总觉得有人失踪了。我也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。我可能喝得太多了,不适应陶光的长发。我连续给陶唐光飞了两次电话。

  这激怒了陶光,他一直像男孩一样慷慨。我哄了她很长时间,她才不再生气。这让我越来越觉得我的铁哥们变得越来越女性化了。但是,我心里还是知道要赶上陶光更难。我见过许多杰出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失败。陶光是一个优秀的女孩,用她的话来说,要找到一个男朋友,你至少要找到一个比你更好的人。

  我没有力量,我愚蠢地认为我有自知之明。

  大三的暑假,我放弃给唐飞写信,好像没有理由。陶光说我很可笑。八年过去了,在所有抗日战争结束后,我还没有完成一个“同桌”。我说,唐飞不是你,你的“同桌”可能更容易处理。陶光定定地看着我:“把我当成替代品?”我回答说:“你们两个太不一样了……”陶光很生气,“丑到连替换的机会都没有?”

  事实上,隐藏光线一点也不丑陋。

  大学快结束了,陶光继续攻读研究生课程。我也在考虑是要参加研究生课程还是工作。陶光是个激进分子。她相信只有当她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或出国时,她才能有所作为。我早就知道这个女孩充满野心,她只想向前飞。

  关于我未来的选择,陶光终于停止了“意见仅供参考”。她邀请我以坚定真诚的态度参加北京研究生院的考试。我犹豫该怎么办。和陶光在同一个城市学习应该很好。毕竟,她是我最亲密的朋友。然而,随着年龄的增长,虽然我真的很想她,但我似乎更喜欢和她通信,而不是和她见面。我不知道虚荣是否有错。这个女孩总是让我觉得自己不如别人。在我通过大学英语四级考试之前,她叹息说她英语六级考得不好。在我参加国家计算机二级考试的那天,她坐在考场上,但她参加了三级考试。然而,我绝望地越来越想超越她。

  陶光写了一封几千字的信,系统地分析了我的现状,列举了我在北京考试的十个原因。在信的结尾,一行字刺痛了我的眼睛:“如果你仍然觉得理由不充分,还有第11条:我非常非常喜欢你。”

 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,真的,我的耳朵嗡嗡作响。

  两周后,我在信中“严肃地”回答说,我从未考虑过参加一所著名大学的研究生考试。我从未问过清华是否有广告部(我的专业)。同样,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是个女孩...在寄出这封信之前,一个朋友读了信,摇了摇头,说我迟早会后悔的。

  我是一个经常谈论“协调”的人。我宁愿让红色的棉吉他空着,也不愿降级以匹配它的根。我永远不会穿臭袜子和新鞋。即使洗完澡,我也会试着写尽可能干净的物理作业,看起来很相配。我不会让自己表达自己,直到我没有“力量”来隐藏我的力量。

  陶光似乎对这封信没有反应,至少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从那以后我们之间一直有些沉默。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研究生入学考试很快就结束了,寒假也结束了。陶光不在这里。没有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压力和陶光的笑脸,整个假期突然感到空虚。唯一让我担心的是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结果。这似乎不仅决定了我的学习生涯,也决定了我的爱情。

  在此期间无法联系到陶光。直到四月,我才收到她的一封电子邮件。在《伊妹儿》中,她祝贺我被研究生院录取。

  我立即核实了陶光的消息。是的,我真的实现了我的目标。这是上海的一所好大学。虽然它不如清华,但它仍然是一所著名的大学。陶光的消息比我客户的消息更聪明。

  我开始给陶光写情书。

  我发现情书和情书的区别很大。虽然我已经写了上百封信,但我仍然不知道如何告诉陶光。陶光太了解我了。

  我不知道陶光是否收到了我写了一周的信。我不敢问,只是等待。

  一个月后,陶光发了一封只有一个字的邮件,没有

  我觉得我要崩溃了。唐飞带给我的“失恋”从来没有让我用崩溃这个词。我很清楚陶光的脾气。当她说不的时候,没有后悔的余地,她有不吃回头草的好脾气。此外,我可能永远失去她,无论是作为老朋友、铁哥们还是女朋友。

  果然,陶光似乎已经从地球上消失了。电话那头永远是她的室友。写一封信永远沉下去;发送电子邮件总是被“拒绝”;她假期回家时没有回家。我以旅游为由去北京找她,但我想她甚至没有去“旅游”

  我觉得我是在“玩真的”。然而,爱情是两个人的游戏。我在这里兴奋地跑、跳、喊,但我的对手不在这里。愤怒或悲伤只是面对空气。研究生迷迷糊糊地度过了第一年。他在任何事情上都有点粗心,整天和室友魏在宿舍上网。魏是计算机天才,不是黑客,但喜欢在网上做无害的坏事。他“破解”了许多人的电子邮件密码。人们有时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。一天,我很无聊。我无意中进入了陶光的电子邮件。我试着输入我觉得有可能学习魏的密码。最后,我进入了陶光的电子邮件。

  没有人会相信我所看到的,陶光给我的信,或者陶光给自己的日记。有21篇文章没有寄出,而是以我的名义写成的。一个被堆在通风箱里。

  所以那天晚上我明白了很多:为什么她误称她为唐飞,对我如此生气,为什么她一心一意地要我考北京,为什么她给我寄了别人写给她的情书...原来,在我期待友谊变成爱情之前,她已经过了很久了!

  没人理解我看到邮件时的感受。那是甜蜜的、痛苦的、酸的、遗憾的,我的心怦怦直跳,我的大脑像是严重缺氧。在海上漂流多年后,我终于看到了一艘小船,它得救了。

  然而,当我看到一封名为“替代”的电子邮件时,一个霹雳在我脑海中爆炸了。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事实。我终于失去了她:“他有自己的生活和选择,我也是。毕竟,我只是他高中的同桌。更重要的是,我不是他的“同桌”。我没想到他会像其他男人一样学会退而求其次。事实上,除了“替身”之外,我可以默默做他需要的任何角色。”

  远处,有人在夜里哼着“你在同一张桌子上”。

  陶光,你知道吗,你一直是我心中的"同桌",从来没有人把你当成"替代品"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