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爱情说着简单,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懂得呢?

2018-12-17 06:30
网络
佚名
2796

  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,离婚对我们来说,是最明智的选择,反正也没小孩的拖累。我说出离婚这两个字后的第三天,我们就去街道把这事给办了。

  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,谈恋爱的时候,我们特别纯洁,虽然彼此之间不止于牵手拥抱,但是同居这样的事情,压根没敢尝试过,我绝对是纯洁的小猫咪……没想到现在离婚了,倒赶了趟新潮。一室一厅的房子,两个不再是夫妻的男女住在一起,特别别扭,她睡卧房我睡客厅。

  半夜,我被她的一声尖叫吓醒。刚想起来看看什么情况,就见她穿着睡衣冲了出来,跳到沙发上搂着我的脖子直发抖。

  “怎么了?”我拍拍她的背问。

  “蟑螂……”她一说这两个字我就明白了。这个女人虽然对我很凶悍,但是天生害怕小动物,什么蟑螂、老鼠、猫、狗等等,每出现一次她都尖叫半天,害我一直想弄一个小狗回来养养都不成。

  “乖,别怕。”我像往常一样安慰她,进房间给她消灭去。

  房间里四下找了半天,没发现蟑螂的影子,只得回来。我一坐上沙发,她又将我的脖子搂住。

  “打死了吗?”她脸上被吓出眼泪,不过在夜晚黯淡的光线下,却有梨花带雨一枝春的感觉。

  “好了,被我打死了。别怕,你回去睡觉吧,明天大家都上班呢。”我骗了她。

  因为我知道我不说打死而说没找到的话,肯定会被她逼着再找下去。那么我的觉也算是不要指望睡了。

  “我害怕,我不回去睡。”

  “你忘记我们离婚了。而且,你也破坏了我们的约法三章中的第二条。你首先接触我的身体了。”我语气冷淡,哼,叫你晚上出去钓傻子相亲,看到蟑螂才想起我。

  她听到我这话,呆了一下,咬着嘴唇说了声“对不起”后,跑回了房间。又是“砰”地一声关门声。

  我呆坐半晌,突然给自己一个大嘴巴。我睡在沙发上,但是一点困意都没有。隐约中,房间里传来她哭泣的声音。进去还是不进去?我有点犹豫,我又给自己一个大嘴巴,是男人就进去!我打开房间的门,看到她伏在被子里哭。我坐到床边,拉开被子,轻声地问她怎么了?说实话,我看到她满脸的泪水,心里真是心疼。

  “你进来做什么?我们不是离婚了吗?我不希罕你来关心我!给我出去,出去!”她冲我歇斯底里地叫,拿起枕头砸我。

  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说错话了,原谅我好吗?”我不管她到底是因为什么,我还是坚持将她抱在怀里,轻轻吻她脸上的泪。她不再对我咆哮了,用力抱着我的脖子,开始没完没了地哭。

  终于,她一边哭一边说今晚因为什么而不开心了。原来,她那个破姐妹玲铃给她介绍的人竟然是一个老头子,坐下来没多久就开始动手动脚。玲铃竟然还劝她,反正你是离过婚的人了,将就着跟了这个老头子算了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