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真花与糖花的区别你懂吗

2021-03-07 07:32
网络
佚名
1074

    假若有幸,上天给我六十个与他相守的年初,那么六十枝美丽甜美的玫瑰,定会将满头白发的我,带回到当年温暖芬芳的回忆中去,让一轮甲子之后的我,还会为他的花和他的笑而扑通扑通地心跳……我的一位闺中密友婧,她是一个美丽的女孩,而且惟我独尊。她曾经对我讲她的感人肺腑的爱情史;婧说她在深圳工作的时候,有男孩子在她生日时给她送上一打红玫瑰。她不收,扭头就走、那男孩竟然"咕咚"一声,当着众人的面,单膝跪下,以这种在中国人眼里看来荒唐又可笑的古典西洋典礼,双手捧着那个包扎得极其精美的玫瑰花球,向她庄严求婚:于是她才收下了那束花。后来,也就顺理成章地嫁了他。


    真花与糖花她劝诫我:有人送花,不要随意拿!得让他跪下!

    我觉得很好笑,在她面前又不能笑。我悄悄地叹口气,说:算了啦,又不是英国女王,是的,我也不是她那样的美丽女孩,也没有惟我独尊。我的要求很简单,只需是一朵玫瑰,从他的真诚的手里递过来,就足够了。或许,还应该再深深地凝望我一眼吧。

    这辈子,我还没收到过几枝玫瑰花。即便有人送,也多是在生日凑个热烈,或是一些朋友的友情表明。而玫瑰花,尤其是那种血色鲜红的含苞欲放的长茎玫瑰,应该是永久的爱情的表白。那莳花不是容易能够送,更不是容易能够收的。

    因为历来没有过这样的花,所以心底常常存着一个念头:要是有那样的一个人,送我那样的一朵花,我必定会好好地把它风干,藏起来,留着它,守着它,用我此生不凋谢的关心来回报永久不凋谢的它,还有,把它递到我手中的他。

    那天,往来了近一年的网友,要求与我见面,约了个地点。我心里跌跌宕宕地激动,起起落落地不安。

    暗暗地在想,见我的第一眼,他必定会从身后变出一枝玫瑰递到我面前,这样,我就能够做我的风干花,而且很有理由地去堕入想念了。

    是的,我只需一朵。我历来就不喜欢一打半打的花、扎成一大束的花看着并不很美,不如单枝的花昂首风中,倒有一种笑向春风第一枝的绝代风华,何况,我若要做风干花,不可能把一切的花都珍藏起来,只能挑个一枝两枝。那剩余的花怎么办呢。留,也不能;弃,亦不舍。我又怎么能孤负了它们。

    一朵花,是一颗心;一束花,一起分担着那颗心。所以,一朵对我来说足够了。就像一生一世一个人。

    我总算面对着他了 是他,我的初恋。但是,沒有花,没有我的玫瑰。

    我知道必定有一种火烫又委屈的神情在我看他的目光中延伸。他低下头去,笑着说今天加班了,匆忙开车过来什么都没带。

    我白了他一眼,不生气了。在买花与见我之间,当然后者更重要。不能怪他。但是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 第二天,他陪我逛街了,购物中心里的每家店,我都进去钻一钻。他步履沉重地跟在我身边,脸上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悲凉表情。而我老是蹦蹦跳跳,隔着商店里的衣服架子,嘻嘻地调查他的神色。

    然后咱们走过一家糖果店。把戏把戏的巧克力和糖豆,都是我喜欢的东西,所以必定进去看看。那阵子快到复活节了,到处都是兔子鸭子和小蛋蛋。我就在兔子群中穿梭着,欣赏着满店想吃而又不大敢吃的甜东西。

    绕来绕去,我发现他不在我身后了。四下一看,发现他正蹲在糖果柜台的一角,饶有兴致地研究着什么东西。无论看什么,他总是很专注的姿态。所以咱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,便是他那固执专注的目光,把我卷入了爱河无底的漩涡。

    我知道他只会对我有这样的注视,也只有我,会抬起我那双不大也不亮丽,却十分明澈坦荡的眼睛与他相对。

    但是,他现在在看什么呢,那种窃喜的表情,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了。我朝他那儿走过去,走了两步,停下了。

    我看见一簇鲜艳的玫瑰,就摆放在他注视着的面前。好美丽的玫瑰啊。每一朵,都是悄悄敛着花辦,呼之欲出的姿态。是我喜欢的,我历来不喜欢怒放着的花朵,觉得它们太绚烂,因而不会太长久。我一直就喜欢这样轻轻颤着的花骨朵儿,就因为它还没开,让我觉得它还有明天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