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走廊上传来的高跟鞋声

2020-09-25 11:11
网络
佚名
86

  最近莫名其妙得了疝气。去医院做了手术,然后躺在病床上。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除了伤口疼的时候。我不用上班,每天都有人带吃的,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来自小时候。这一天吃完饭已经快下午了。我的伤口还没好。只能坐在病床上看电视。电视上的内容有点无聊,观众很想睡觉。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,没有人说话。

  我不太喜欢和护士调情,对护士也不感兴趣。我比较喜欢清纯的女生,当然这是我这个年纪的想法。可能有人会骂我,说我说护士不纯。拜托,你知道十炮九卫学校吗?

  我用有些模糊的眼睛看着窗外。虽然我很喜欢,但也很无聊。我希望我状态正常,有人照顾我。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护士姐姐冲进来换了药。

1.jpg

  这是我最讨厌的时候。可惜没办法。现在我只是一只小狗。护士姐姐干完活,笑着离开我就走了。只能心里骂,不该看的都看了。

  时间过得很慢,妈妈给我带了晚饭。她吃完饭看我收拾碗碟就走了。我看着黑暗的窗外,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抛开这种感觉,我又打开了电视,看着电视里无聊的人,只看着他们板着脸装傻。过了一会儿,天完全黑了,我想下床。可惜护士姐姐刚才说了好几次,叫我千万别下床。

  只能坐在床上扭头看外面的夜景,更别说有时候换个角度看东西还能有另外一种感觉。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美好。

  看来我真的憋了太久了。有时候好像人生就是这样。当我想要什么的时候,我想要的是原来的那个人。人从不同的立场看待一切,真的不一样。人总以为自己没变。其实没有改变的只是自己的看法。一切其实都变了。

  不知怎么睡着了,醒来时除了路灯,只有几户人家亮着灯,好像至少是凌晨两三点。

  这时我的精神突然变得特别好,感觉睡不着。想着现在的时间,不想麻烦护士姐姐送我安眠药。我只能睁着眼睛一个人躺在床上。

2.jpg

  这种感觉不是特别好。我打开电视,很多电视半夜信号都没了。只有几家电视台还在播放广告,无数次重播节目。看着这些很烦,所以我选择了关掉电视。

  关掉电视后,我继续躺在床上看天花板。“踢,踢……”高跟鞋的声音传进我的房间。我仔细听了听声音,还是有些疑惑。谁会穿着高跟鞋半夜在外面走?

  护士只能穿平底鞋,病人也不能这么晚还穿着高跟鞋闲逛。我仔细听着声音,每次迎合我的心跳,不知不觉就紧张起来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。它好像是向我的病房走来,但并没有停在我病房门口。脚步声穿过了我的病房。在我经过的那一刻,我似乎听到了一些悲伤的泪水

  最近莫名其妙得了疝气。去医院做了手术,然后躺在病床上。其实我很喜欢这种感觉,除了伤口疼的时候。我不用上班,每天都有人带吃的,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来自小时候。这一天吃完饭已经快下午了。我的伤口还没好。只能坐在病床上看电视。电视上的内容有点无聊,观众很想睡觉。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,没有人说话。

  我不太喜欢和护士调情,对护士也不感兴趣。我比较喜欢清纯的女生,当然这是我这个年纪的想法。可能有人会骂我,说我说护士不纯。拜托,你知道十炮九卫学校吗?

  我用有些模糊的眼睛看着窗外。虽然我很喜欢,但也很无聊。我希望我状态正常,有人照顾我。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护士姐姐冲进来换了药。

  这是我最讨厌的时候。可惜没办法。现在我只是一只小狗。护士姐姐干完活,笑着离开我就走了。只能心里骂,不该看的都看了。

  时间过得很慢,妈妈给我带了晚饭。她吃完饭看我收拾碗碟就走了。我看着黑暗的窗外,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3.jpg

  抛开这种感觉,我又打开了电视,看着电视里无聊的人,只看着他们板着脸装傻。过了一会儿,天完全黑了,我想下床。可惜护士姐姐刚才说了好几次,叫我千万别下床。

  只能坐在床上扭头看外面的夜景,更别说有时候换个角度看东西还能有另外一种感觉。现在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美好。

  看来我真的憋了太久了。有时候好像人生就是这样。当我想要什么的时候,我想要的是原来的那个人。人从不同的立场看待一切,真的不一样。人总以为自己没变。其实没有改变的只是自己的看法。一切其实都变了。

  不知怎么睡着了,醒来时除了路灯,只有几户人家亮着灯,好像至少是凌晨两三点。

  这时我的精神突然变得特别好,感觉睡不着。想着现在的时间,不想麻烦护士姐姐送我安眠药。我只能睁着眼睛一个人躺在床上。

  这种感觉不是特别好。我打开电视,很多电视半夜信号都没了。只有几家电视台还在播放广告,无数次重播节目。看着这些很烦,所以我选择了关掉电视。

  关掉电视后,我继续躺在床上看天花板。“踢,踢……”高跟鞋的声音传进我的房间。我仔细听了听声音,还是有些疑惑。谁会穿着高跟鞋半夜在外面走?

  护士只能穿平底鞋,病人也不能这么晚还穿着高跟鞋闲逛。我仔细听着声音,每次迎合我的心跳,不知不觉就紧张起来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。它好像是向我的病房走来,但并没有停在我病房门口。脚步声穿过了我的病房。在我经过的那一刻,我似乎听到了一些悲伤的泪水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