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张之洞和他的新政权梦

2020-07-30 06:02
网络
佚名
41

  光绪二十六年,用庚子年记录庚子年,被称为八国侵略中国。今年的冬天非常寒冷。流亡西安的慈禧太后以光绪皇帝的名义发布新政改革诏书,试图给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旧帝国披上一件廉价的棉袄。慈禧在诏书中命令中央政要、地方官员和各国使节,就如何获取人才、改善财政、加强军事装备、振兴国家等问题提出建议。每个人提交意见的最后期限是两个月。

1.jpg

  元末新政颁布虽未结束,但元末新政颁布尚未结束。

  张之洞虽然在湖北,但凭借与王朝和中国的关系,他已经从袁世凯等人那里知道了新政的消息。因此,他对法令的颁布有心理准备。当他收到诏书的时候,他最想知道的是谁是诏书的拥护者和赞成者。这可以帮助他确认法院是否真的想要改革。

  很快,张之洞的情报网得出结论,新政来自“圣意”,是慈禧提出的。军机部部长荣禄和财政部部长陆传林对此表示同意,这一法令甚至是由荣禄的学生起草的。这些信息足以让张之洞确信,这一次,法院真的要改革了。然而,安徽省省长王志春的电报却让张之洞出了一身冷汗。

  王志春在电报中说:“我从张静门那里得到一个秘密报告,一架来自朝鲜和中国的军用飞机警告我们,当我们回放如何改革中国古代思想可能不会导致圣怒时,我们不应特别强调西学。”

  张之洞被朝廷的态度弄糊涂了。为了确认王志春的信息是否属实,他特地给姐夫陆传林发了一封电报。卢传林在回信中否认了张之洞所谓的“传闻”,但同时又委婉地劝道:“在谈新政时,不必固守西学东渐的名号,以免给人把柄。”。显然,陆传林对王志春的情报有所肯定。

  在给卢传林的回信中,张之洞感叹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‘改革’这个词就不对了。它仍然没有效果。中国终究会死的!”为了挽救中国剩下的局面,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法国西部。”

  川林的建议很及时。尽管张之洞仍然主张西方法律的重大变革,但他在行动上是谨慎和克制的。因此,他警告王志春不要急着回法庭看别人怎么说。

  可以想象,张之洞剧目的内容既敷衍又敷衍。敷衍意味着绝望。

  日记中的秘密

  其实,张之洞对朝廷的绝望早已存在。

  慈禧的“愤怒之美”,拿世界的极大不敬,在弱国的同时向众多西方列强宣战,让许多有远见的地方长官感到寒心。张之洞、粤桂总督李鸿章、两江总督刘昆都拒绝参加这场荒谬的战争。朝廷要求地方总督出兵朝廷时,张之洞把最好的部队留给了老太后,老太后又老又弱,又病又残。

  在粤桂独立问题上,李鸿章一再犹豫。在这方面,张之洞远比李鸿章走得更远。他不仅有建立新政权的想法,而且积极进行实际操作。晚清两位最务实的官员在这个问题上有着相同的看法。

  甲午战争前后,日本派遣大批武士和浪人到中国调查中国军政民情报。他被日本参谋本部派往中国调查长江流域的军事形势。1897年,他在武汉认识了张之洞。此后,他们长期保持密切联系。张之洞曾在致首相府的电报中说:“日本参谋御都宫今晚秘密告诉我,他是在日本政府密令下前来讨论中日同盟问题的……”可见,他们曾经相当亲密。

  庚子年,当他回到日本参谋部工作时,他能够了解到日本政府的许多重要秘密。他留下了一本日记,其中一些日记透露了张之洞在庚子年放弃清政府,在日本政府支持下,在中国南方建立新政府的秘密意图。

  1900年6月28日《宇都宫日记》中就有这样的记载

2.jpg

  “6月28日,这一天(27日)午夜,天气晴朗,我见到了钱迅(张之洞的贴身助手),聊起了时事,钱迅炎说:张之洞(即张之洞)曾经说过,当皇帝长期处于尘埃之中时,清政府别无选择,只好联合南方23位总督在南京组建政府。”

  此时,八国联军正向北京挺进。在张之洞看来,北京的老太太很有可能和清朝走到尽头。为了保护国家,他必须采取预防措施。

  7月6日,宇都宫的日记里还有另一条记录

  “7月6日多云。钱迅到办公室视察时说,张之洞可能会成立一个新政府。当前,最紧迫的任务是增兵。吴元凯系有2000人,张彪系有2500人,另有3000人筹得。他还要求日本协助两名船长和5000支步枪……”(注:张彪和吴元凯都是张之洞的部长)

  慈禧天真地希望在义和团将领的帮助下打败所有欧洲列强。然而,视野开阔的中国东南地区的省长们清楚地意识到,法院此举是自取其辱,甚至是弄巧成拙。为了救国,当刘昆义、盛宣怀主张“东南互保”时,李鸿章对粤桂独立犹豫不决;地处湖北的张之洞已远去他乡。他希望能联合南方和东部的总督,依靠日本政府的支持,摆脱岌岌可危的清政府,在中国南方建立新政权。

  奇怪的日本之旅

  张玉清试图成立新政府与张玉清试图成立新政府并不相同。

  庚子年春夏之交,张泉率张之洞湖北部的许多军官(由后来成名的黄兴陪同,但当时叫黄福)到东京。目的是调查军队,购买武器,加强与日本的联系。

  这一大规模军事调查组访日并没有得到北京方面的批准,而是张之洞的私人行为。当钱迅向宇太郎坦言张之洞有组建新政府的意图时,张全在日本活动了一个多月。显然,张泉此行的另一项重要任务是提前探索道路,探索东京的政治方向。在给张全的电报中,张之洞焦急地问道:“京城的各种事情都很难理解。总理办公室变了。一名日本参赞被杀,中日争吵开始。我们能做些什么呢?目前日本的接待情况和语气如何?会不会妨碍再招募两名日本船长……”

  张泉到东京和离开东京的时间也很微妙。代表团抵达日本时,正是朝廷内盲目傲慢和混乱的时期:慈禧的鲜血涌入她的脑袋,同时向欧洲列强宣战。在张之洞看来,面对列强的强大攻势,清政府很可能马上垮台。张泉此时赶往日本,显然是想未雨绸缪,预留出路。在八国联军的压力下,慈禧仓促逃走,把老木匠、老消防员李鸿章叫到北京处理。张之洞还指示钱勋向日方婉转透露建立新政权的意向,寻求日方支持。张泉在日本呆了四个月。随着李鸿章的和谈越来越好,慈禧也准备重返京城。尘埃落定,大局尘埃落定,张之洞悄悄放弃了组建新政府的企图。9月4日,张泉一行从日本回国。

3.jpg

  善后处理

  唐才昌是清末著名的党的领导人。他的秘密自力军长期以湖南为根据地。庚子时期,由于张之洞对清政府漠不关心,唐才昌一度将自力更生的重心转移到武汉三镇。张之洞想脱离清朝,组建新政府,也对此视而不见。一旦事件发生,唐才昌和他的自食其力的军队就可以被征募自用。

  然而,唐才昌误判张之洞。当形势变得明朗,发现清政府还没有被摧毁,张之洞选择了继续他的“忠诚”。张之洞的转型为自力更生的军队制造了一场噩梦。不仅自力更生军遭到残酷镇压,唐才昌本人也于次日被捕身亡。从时间上看,张之洞在得知慈禧政权还没有完全被摧毁时,就与自给自足的军队打交道,如此急于杀死唐才昌,是相当违背常理的。

  自力更生军只是各类善后工作中的一个小课题。张之洞真正的麻烦其实来自日本。

  根据宫崎玉都等人的报道,日本已经理解了张之洞组建新政府的愿望。因此,在庚子与日本和谈期间,日本代表曾提出中国应建立以张之洞为首的新政府。张之洞吓了一跳,赶紧停下。

  张之洞在给钱勋的电报中写道:“驻日公使李盛铎急于向政府推荐我,真是骇人听闻。如果顽固派入侵朝廷,他们将遭受损失。作为出使日本,李胜铎的意见自然是日本的。

  因为这与张之洞的个人命运有很大关系,第二天,他给钱勋发了一封“千急”电报。这封电报对此事作了更详细的描述:“我刚才看到了日本的国书,据说要想和平,首先是政府必须发出明确的法令,而不是那些顽固的大臣们,迅速推选出一位国内外知名的大臣,建立新政府,更不用说后两者了。一是选派名臣组成新政府。很明显,我是说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帮助你的方法。我现在最好不要离开湖北。这对中国和外国都有好处。这很重要!”

  可以想象,张之洞写这封电报时,背上汗流浃背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