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别拿走我的眼睛

2020-06-26 06:02
网络
佚名
17

  眼科专家张建民医生在办公室玩电脑游戏,看手表。现在是12点7分,这意味着他可以在7分钟内下班回家。

  所以他站起来把外套挂在墙上。就在这时,门被敲了。进来一位30岁左右的医生,戴着一副高高的黑框眼镜,面容憔悴。

  他姓于。他是张医生多年的得力助手。他为许多问题作出了很大贡献。

1.jpg

  “张医生,急诊室刚送来一个病人。让我们看看。”

  “什么病人?”他说,穿上刚脱下的外套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就像交通事故一样。一张脸上的血和两只眼睛都掉了下来。楼下的急诊医生正在给他做伤口治疗。我得等你。”

  “好吧,快下班了。”他没有继续说

  下去,只是突然地看了一会儿,下意识地看着手上的手表。

  “或者。。。我明天下去给你写一份报告。”余医生明白他没有说的话。

  “那不好…”

  “没关系。我下去。别担心。”

  “好吧,明天给我写一份文件。”

  “好的,张医生,我们先走吧。”

  张建民看着他,假装很着急,“如果不是家人,我会……”。。。。“咳”他一走,就看了看医生说,“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。”

  “好”

  张建民乘电梯下到一楼急诊室,几名医生正在抢救一名男子。他暗自窃笑,认为自己很聪明。

  “铃声……”一阵电话铃声后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张建民在睡梦中被叫来。他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看着床头柜上的台钟。他自责道:“才六点钟,谁这么坏?”所以他拿走了接收器。

  “你好…”

  “喂,是张医生吗?我是萧,出什么事了!“马上过来。”电话里有个担心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。。。怎么了?”

  “昨天急诊病人的眼球装上后,几对假眼球飞走了。”

  “怎么会是这样?我昨晚离开的时候很好。我怎么能……。”

  “我不知道。来吧,张医生。过来看看。”

2.jpg

  “好的,等我,我马上就来。”电话挂断后,张建民立即去穿自己的衣服。毕竟,假眼球的损失是大是小,这直接关系到他的前途。

  6点20分,张建民赶到医院。刚进医院,余某就满脸严肃地跑过来。看来情况不小。

  余医生领他进了存放假眼球的房间。他看到房间里的几件家具完好无损,但有一半的眼球不见了。一开始,有张和尚和张和尚摸不着头,他转过头去看余大夫:

  “你什么时候找到的?”

  “今天早上。”

  “昨天谁走了?”

  “是我!”

  “你呢?”张建民皱了皱眉头,似乎心里所有的想法都已经一片空白,他没有跟着问号继续问,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,说:“这是别人知道的吗?”

  “不。”余的回答很清楚。

  “嗯,你做得很好。”他称赞道,心中的大石头被放下了。然后他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对医生说:“现在,只有天知道了。你知道我的意思吗?”

  余医生当然知道细节。很自然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一个简短的回答。然后他又说:“别担心,我今天就看。再也不会发生了!”

  张建民眯着眼睛看着他,眼前的人似乎总能清楚地看到他心中的东西。为了不尴尬,他只是白了他一眼:“不需要你,今天我自己去看看。”然后我想起了昨天我离开时发生交通事故的病人。我转过头来问:“昨天的病人……”

  “别担心,张医生。我明天给你安排报告。”

  “恩,好的,没事的,你出去吧!”正如他所说,余医生也离开了房间的门。张建民四处张望,但什么都不知道。。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。铃声一响,已经是午夜了。他在宽阔的走廊里悠闲地走着,不时地摸着这摸那摸。就在他想进入假眼球储藏室时,某病房传来一阵牢骚。声音很轻,但足以进入张建民的耳朵。他跟着声音走,最后在一个私人病房门口停了下来。一个人的背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  房间又黑又暗,但走廊里的灯光可以清楚地看到。那人背对着身子蹲在那里,哭诉着什么,旁边放着一堆血淋淋的纱布。

  “同志,你没事吧?”张静悄悄地问。

  “啊?”随着声音的落下,男子突然转过身来,突然,两个血淋淋的窟窿映入张建民的眼帘,张建民大吃一惊,但对于这位见多识广的眼科医生来说,这一突发事件并没有吓到他。

  “同志,你怎么了?你怎么把纱布拿下来的?”

  这个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问题,只是不停地重复

  那句话:

  “别盯着我的眼睛!别盯着我的眼睛?别盯着我的眼睛看?”

  “同志,你跟我到值班室来,我再给你穿衣服好吗?”

3.jpg

  “别盯着我的眼睛?别盯着我的眼睛?别盯着我的眼睛看?”他没有注意张建民的问题。他一直像鬼一样自言自语。

  张建民皱着眉头。他决定去找护士。毕竟,这件衣服不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。于是他起身去了值班室。

  一位护士在值班室悠闲地看着杂志。看到他来了,她立刻站起来,把杂志藏在身后,笑着问:“怎么了?张医生?”

  “你帮我去312房间看病人。他的纱布掉了。”

  “312……我帮你看看!”她很快拿出一本书,仔细地翻了翻。“312……312……”他抬起头,茫然地看着张建民:“312没有病人,张医生,我看你是不是错了?”

  “错了?当我离开时,我特别看到了它。我怎么能看错呢?”

  “但是。。但这本书似乎

  “你觉得呢?不,跟我来。”护士走出工作地点朝312号方向走去。当他到达时,他看到门上的大锁挂在上面。他觉得很难为情,但更多的是一种轻微的恐惧感。他不停地点头,对自己的粗心大意感到满意。护士看了他一眼,就走到值班室。张建民跟着他。

  整晚,张建民都不敢走出值班室半步。当他困了,他只是打了个盹,但他不敢睡到死。他的耳朵一直在听走廊里的声音。。。

  天终于亮了,张建民穿上外套跑回家。他一进屋,就一瘸一拐地躺在床上,想睡着。烦人的电话又响了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拿起电话:

  “喂?是谁?”

  “是我,张医生。我不到。”

  “小一点?怎么了?”

  “张医生,你是不是很期待昨天的假眼球储存?”说到这里,张建民立即起身。

  “怎么了?我昨天没看见有人进来?值班室里只有一个护士和我,我整晚都没睡!”

  “不,我今天早上检查了仓库。我没有任何眼球。”

  “啊?不,你在等我。我要走了。”

  张建民一放下电话,就急忙赶过去。一进办公室,余某就跟在他身边,手里拿着一份报告,一脸忧虑。张建民迫不及待地问起失去眼球的事

  “怎么了?两天来,所有的眼球都不见了?”

  “张医生,我还没搞清楚。。。但是

  “但是?但是什么?我告诉你,如果你找不到那些假眼球,我们两个都不想继续下去!”

  “我知道这几天我会尽力去查清楚的。”于是余医生突然转过头来,说:“今晚是你的夜班。我想你昨晚没睡,不然我今天就值班了!”

  “不用了,你自己干吧!”然后看医生手里的报告,说:“你把报告放下,没什么给你的,你出去!”

  “好吧,张医生,休息一下!”

  “嗯,”

  “爸”,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拍了一下,张建民便顺手拿了报告

  他手里拿着,漫不经心地看着。事实上,他的心根本不在报告上。他只是想把它收起来,但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。这是病人的照片。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上面的人。经过仔细思考,照片上的人和昨天发生的奇怪事件中的人很相似。他看得越多,看得越多,看得越多,越像是用模子刻出来的。我握了握手,把报告扔在地上。。。

  又是午夜了,钟敲了十二下。张建民的身体好像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。他想去312病房看看,但巨大的恐惧占据了他的整个心,似乎是一种莫名的冲动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下定决心要亲眼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当他来到312病房门口时,门上的锁昨天不见了。门是隐藏的,只留下一个小缺口。他透过缝隙往里看,但天很黑,没有半丝光亮。想了半天,他使劲咳嗽,走了进来。

  房间里很黑。他试图打开房间里的灯,但几次尝试后,都失败了。看来这里的电路已经失修很长时间了。正当他正要出门时,房间的门突然自己关上了。他试图拉门把手,但门似乎被外面的人锁上了。这时,他突然泪流满面,但他清楚地听到了哭声。他又喊又嚎,希望有人来救他,但都徒劳无功。

  当他坐在地上时,茫然地,一个更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。那东西渐渐靠近他,他手里拿着一捆血淋淋的纱布,但他忍不住重复了一句话:“谁把我的眼睛拿走了?谁拿走了我的眼睛?谁拿走了我的眼睛?谁拿走了我的眼睛?谁拿走了我的眼睛?”

  午夜过后,房间里的尖叫声从未停止过。整个楼层都是空的。他的声音过后,整个走廊一片寂静。

  第二天,张建民的尸体在312病房被发现。死亡原因被认为是急性心肌梗塞。不久之后,所有丢失的假眼都被找回了。俞敏洪当然也取代了张建民。那是上级给他的奖赏,让他找回所有被偷的假眼球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