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最后一吻

2020-06-14 06:02
网络
回首似梦
1442

  钟胜南和杨丹丹从四川射洪村来到成都打工。他们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叫玉玉。原本的语言在父母的呵护下可以快乐成长,但一场意外却毁了这一切美好。

  2013年10月6日晚9点,杨丹丹用自己的语言在家门口玩耍。突然,一个吸毒后产生幻觉的男人拿着刀来说话。杨丹丹冲上去,带着女儿跑回家。快到家的时候杨丹丹的背上被刀割了一刀,但她并不在意自己,回家后迅速查看语言情况。一路上,余雨没有哭,也没有吵闹。杨丹丹觉得没事。她一打开孩子的衣服,就和钟胜南惊呆了。余某的右臂被砍断,被捅了6刀。

1.jpg

  钟胜南、杨丹丹将余裕送到四川省人民医院。送到医院后,他逐渐失血、凝血,并伴有严重的脑水肿。经过一系列抢救,余雨被送往重症监护室,但她没有脱离危险,处于昏迷状态。

  钟胜南和杨丹丹一直在等余雨。杨丹丹一直在为女儿祈祷,希望她早日康复。然而,语言状况根本没有改善,这远远超出了杨丹丹的想象。住院第10天,语言生命体征呈下降趋势。仅在这一天,钟胜南和杨丹丹就接连接到几份批评通知。

  死亡通知就像一盆冷水重重地泼在他们头上。即便如此,作为一个母亲,她从未想过女儿会离开她。希望有点幻灭,杨丹丹明白女儿醒来的可能性越来越小,但她决心用这个想法去奋斗,期待奇迹的发生。

  随着语言情况越来越糟,医生找到钟胜南和杨丹丹,和他们谈语言现状,按照传统委婉语讲述了一些病人意外死亡后器官捐献的案例。钟胜南和杨丹丹在医生办公室里互相帮助。从医生的话里,他们知道他们随时都会失去女儿。钟胜楠拉着杨丹丹的手说:“捐器官的时候,你想在说话的肚子上划个大口子吗?”杨丹丹和钟胜南听后哭了。

2.jpg

  仿佛能感受到父母的期待,他们顽强地与死神抗争,但在获救的第18天,脑死亡出现在语言中,当时,他们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。钟胜南和杨丹丹看着奄奄一息的女儿,又哭了起来。

  年轻的语言已经不能了解世界,享受生活的快乐,而要离开。杨丹丹试图冷静下来。她心里对自己说,捐献语言器官可以给别人带来希望。杨丹丹还想,有多少像他这样的母亲在为自己的孩子哭泣,因为他们的疾病而找不到器官移植。杨丹丹想捐献演讲器官,但她走不出心中的屏障,看着时间在纠结中流逝。在这段时间里,反复出现在杨丹丹脑海中的,是语言受伤后帮助他们的陌生人。为了挽救语言,有人为她捐献了血小板,还有更多素不相识的好人为语言捐钱。杨丹丹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钟胜南。

  钟胜南睁大眼睛说:“你疯了。你是孩子的母亲……“我们应该学会感恩,这是保持语言在世界上的一种特殊方式,”杨说,哭泣的钟胜南看着病床上“睡觉”的字眼。他好久没说话了,一直犹豫到天亮。但当他得知上海一名11个月大的女孩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,找不到肝移植手术。如果再拖下去,她将在肝硬化和腹水面前失去生命。现在她和肝脏配对成功了,他点头同意了。

3.jpg

  10月24日,24岁的钟胜南和22岁的杨丹丹捐献了通用语的角膜、肾脏和肝脏。他们是签署捐赠协议的最年轻的父母。一岁零四个月大的通用语也成为四川省最年轻的器官捐献者。在余雨的捐赠手术前,钟胜南和杨丹丹到余雨的病床上。他们紧握女儿的小手,在她前额留下了最后一个吻。

  最后的一吻,在久远而弥漫的悲伤面前,感动了无数人。当人们问及杨丹丹是如何有勇气做出这个决定时,杨丹丹淡定地说:“我们不能再让另一个母亲哭了”,正是这颗感恩的心和无私的母爱,让钟圣南和杨丹丹用善良的心向所有人诠释了世上一段伟大的爱。
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