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比翼故事网LOGO

赵家天子杨家将

2018-12-06 10:42
未知
admin
2577

  苏州城北有一个王家大庄。村中有个王老员外,员外有一个女儿,已十八九岁,还未许亲,独坐楼中,不觉身怀有孕。起初家人不知,到五六个月的光景,就被父母看出来了。王老员外心中生气,打发人把女儿叫下楼来,员外问:“你现在未出闺,就有这等丑事,一旦传出去,这还了得!你不实说,我非把你处死不可。”

  小姐说:“半年前的一个夜里,我正要睡觉。忽然,来了一个俊俏少年书生,要和我成为夫妻。起先,我只是不允,后来,我抗不过他,就被他强占了。从此以后,他每天夜间都来,鸡一叫就走了。我怕父母知道了生气,就没跟二老说。”王老员外说:“既然这样,你问他家住在哪里?姓甚名谁了吗?叫他家明媒正娶,结成夫妻。”小姐说:“没有问他。”王老员外说:“我给你针线,今天夜间,他再来,你把针别在他的衣服上,看看他到底住在什么地方?”一到时候,那个书生又来了,书生临走时,小姐就把针别在他的衣服上了。

  第二天,天还未大明的时候,王老员外就去看了,随线去找,一找,找到后花园中的养鱼池中。老员外一看,这里边定有鱼精作怪,就吩咐家奴院工把水抽干。众人抽了一天,快要把水掏干的时候,“咕咚”一声,水又满了。员外吩咐再握,一连掏干了两次,最后一次是浑水。家人手拿铁叉饶钩下池,一看穴窝中有一个大的团鱼(鳖),众人用铁叉、饶钩把团鱼提了上来。员外吩咐把团鱼杀了熬吃,全家人每人一碗,小姐也摊了一碗,丫环递给小姐,小姐接过放在了桌上。

  小姐这几天心中恍惚,自从那天掏干鱼池里的水,书生就没有再来。小姐又听说捉住一个大团鱼,杀了分给全家人吃。心想:可能就是那书生的原身。虽说是没有明媒正娶,但也是半年多的夫妻。所以心中难过,不忍心去吃。等丫环走后,小姐就用自己的红手巾把碗包起来,在绣楼的东南角下,掀起一块砖,把碗放到了里边。

  不觉间,小姐怀孕已满十月,生下一个小男孩来,长得尖嘴小眼,甚是丑陋。王老员外不喜,便对小姐说:“你把那个怪物给我扔了,我还要你。你如不扔,我连你也不要了。”小姐想:再丑,也是我身上的连心肉,舍不得扔,可是不扔就得走。于是,小姐自己拿定主意,趁天不明,抱着小孩,顺着庄东的一条大河往北走。

  一路上,白走夜住,寻茶讨饭,不知走了多少日子,来到一个村庄,就住下了。小姐靠做针线活,给人缝缝补补为生,不知不觉小孩长到八九岁了

  一天,小姐病了,卧床不起。小孩在外回到家里,见他娘有病,就问他娘想吃什么,他娘说:“我什么也不想吃,就是想吃也没有。十月天气哪有瓜呀?”小孩一听,说:“有!只要你想吃,我给你去摘。”说完,小孩一蹦一跳地就走了。大约过了一个时辰,小孩抱着一个瓜,笑嘻嘻地回来了,他娘吃了瓜,病就好了一半,起身坐在床上,就问:“你在什么地方摘的瓜?”小孩说:“我经常到这河东山前去玩,见有一片瓜地,那里有瓜。娘你还想吃吧?”他娘说:“我再吃一个病就全好了。”小孩说:“那还不容易吗?!”说着又走了。

  河东这座山上有个姓杨的大王,他在山前边种了一片瓜地。忽然,那天被人偷去一个,一个喽啰察报了山大王。山大王心说:我是个名贼,还有人敢偷我的瓜,吩咐:好好地看守!小孩不知,进地就摘,摘了一个,转身就走。喽啰上前把他捉住,交给了山大王。

  山大王一看是个小孩,就问他:“姓什么?叫什么?”小孩说:“不知道!”又问:“你摘瓜干嘛的?”小孩说:“俺娘有病,想吃瓜,没有钱去买,所以,我过河来摘一个给俺娘吃。俺娘吃了一个没能全好,我就又来摘了。”山大王一听,这个小孩虽小,但很有孝心,于是说:“那个吧,一个怕不够,再给你摘一个,拿回去给你娘吃。”山大王想:这个丑小孩人小,河很大很宽,他怎样过来的?以后长大必有用处。就跟小孩啦家常,说母子二人在那里住,无吃无穿,一年挨半年的饿,不如搬到我这里。你小,什么活儿都不叫你干,光给我喂喂马就行。小孩说:“我回去跟俺娘商议商议。”小孩拿着瓜就走了。他一走,山大王说:“河水波浪滔天的。跟着他,看看他是怎么过去的!”到河边,只见小孩迈步下水,跟走平地一样,就过去了。大王见小孩有这么大的本事,心想:以后不能小看他。

  小孩回到家里,见到他娘。他娘问:“你这回怎么来得这样晚呢?”小孩说:“我叫人家把我逮去了。他问我:‘摘瓜干什么的?’

  我说:‘俺娘有病想吃瓜,没钱去买。’他就把我放了。他还叫咱娘俩上他那里去住,说给咱好吃好喝的,光给他喂喂马就行。”他娘是个员外的闺女,心很精细。对小孩说:“不行!他是‘山大王’,性野,把咱骗去,杀了怎办?咱不能去。”这事儿就完了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2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