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比翼故事网!

康知县过阴

2019-09-29 07:44 网络 佚名

  康敬年是临县的邑令。最近,他忙于一个案子。放荡不羁的董胜德在街上遇到了一个女孩。她过分调情。这个女孩脾气暴躁。她早上被哥哥和嫂子骂了。在上街之前,她和邻居绊倒了。她一时想不起来,然后回家等死。女孩的死与浪子回头有很大关系。根据法律,只需要把这个邪恶的囚犯关在监狱里,并严惩他。但是这个儿子的身份有点不寻常,是老板的姐夫。

康知县过阴

  康敬年平时也抓诚信,但如果因此不小心得罪了邑令大人,他的仕途就彻底毁了,最终,在礼仪的意见中,城市秩序,只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大官。因此,康敬年很难。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浪子,他会担心别人会在背后指着他,损害他的名誉。

  县长有经验又有教养的人,所以他不妨让董胜德和姑娘的家人解决这件事。毕竟,受害方只是普通人,无法抗拒恐吓。此外,在收到一笔赔偿后,它不会说太多。它也能把女孩的死因变成不同于邻居的原因。有罪的一方将被判无罪,老板将有一份工作。可以说这是两全其美。

  康敬年阴沉着脸,沉默了很久。

  县长离开部门后,康敬年想了又想。虽然他对这种混乱不以为然,但他想不出更好的办法。最后,他叹了口气,安慰自己:“死人不能复活。让登徒子损失更多的钱,并承担为死者做一切的权利。”

  忽地,无尽的睡意,摇摇晃晃,倒在床上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两个穿黑色衣服的瘦子走进房间,亮出一张贴纸,喊道:"但是是康敬年吗?"

  康敬年不由自主地答应了一声,同时,一股拉力把自己拉了起来,两条腿,竟然带着两个人。

  天空阴沉,街上的风景与往常大不相同,但是风刮得很大,冷得刺骨,整条街都空无一人,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。康敬年吓坏了。他跟着这两个人出了大门。雾突然出现了。一座浮桥出现了。桥的另一端隐藏在雾中。他看不清楚,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。

  两个黑衣男子把康静年拖上了桥。

  康敬年打了两场仗,颤声说道:“先生们,这座桥真奇怪!”

  一个黑衣人笑了起来:“康静年,你不知道吗?这条路是黄权路。这座桥叫做阴阳桥,连接着阴阳两面。过了这座桥,你就到了阴间。”

  康敬年吓坏了,停下来说:“我死了吗?我正处于全盛时期,为什么我这么短命?”

  另一个黑衣人不耐烦地说,“你得问问冥界的老人。我们做幽灵工作,只听调度。我们做任何上述命令。”

  这时,桥一个个探出头来,密密麻麻,塞满了整条河,全都腐烂了,皮下露骨,惨叫声四起,泡沫在泥浆中挣扎。

  康敬年的头发竖起来问道:"两个可怜的大人,这些鬼魂犯了什么罪,他们是怎么受到惩罚的?"

  一个黑衣人解释道:“他们一点也不冤枉。他们死前有一点权力,要么是言论权,要么是执法权。他们破坏了当地的气氛。有些人是黑白分明的,有些人混淆善恶,有些人献身于罗志其他人的罪行,有些人害怕昂贵和懦弱,但他们对下面的人却像老虎和豹子一样残忍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他们喜欢把泥和泥混合在一起。他们不奖赏他们应得的,不惩罚他们应得的,并且败坏人们的美德。他们死后,我们的阴主自然会严惩他们。他们不喜欢混乱吗?嘿嘿,先生,让他们日夜浸泡在这条腐烂的河道里,享受泥巴,渴了喝点臭水,饿了吞泥巴,臭水腐蚀肉和骨头,泥巴啃筋啃皮。他们一直在这里受苦。如果我今天知道,我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康敬年听了,浑身发抖,自言自语道:“我当了两年官了。我从来没有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做过任何我该做的事。我只是心里糊涂,还没做。这是冥界记录的吗?”

  想到这里,突然有一个阴鬼伸出胳膊,抓住康敬年的脚踝,严厉地问道:"可是贤弟康敬年呢?"

  康敬年清晰的一看,阴鬼的脸腐烂了一半,比其他和泥鬼比起来是周政很多,但也看不到本来面目,一边应道“你是谁”,一边试图甩开手。

  “我是周志文,你和我是同年的官员。我去江宁县工作,我哥哥去临县。”

  康敬年记得当年有一个叫周志文的人,他在江宁县担任县长。他最近没有写信,但是他不想在这里见面。他也成了泥鬼。

  本周的文章继续写道:“一年前,我做了一个案例,一个老妇人被马车撞倒,在路上晕倒,被另一个新郎看见,然后被拖到宜光。老妇人在家里花了很多钱,救了她的命,然后起诉新郎,说新郎打了她。由于当时没有人在场,我接受了投诉,并命令新郎支付药费。也是因为我失去了理智,随意决定了江宁的气氛被破坏了,这反过来又影响了周围的县。人们害怕照顾路边的伤者和死者。殷老爷说我做了这样一件毫无意义的事,真是滔天大罪。他惩罚了我300年来在这里吃泥。”还想吐酸水,黑鬼派人一脚踹回泥里。

  康敬年吓坏了,双腿抖得像筛子一样,他敢问:“两个可怜的兄弟,你弄错了吗?我没有做任何伤害天地的事。”

  两个魔鬼交换了一下眼神,那个拿着执法岗哨的人又打开看了看,“嘿,错了,不是你,是另一个叫康静年的城市法令。潦草的人写了一些草。我把北京错当成风景了。”

  另一个鬼官摇摇头说:“现在喜欢糊涂的官员和小官员太多了。难怪笔会官员越来越粗心了。”然后他看了看康敬年,说道,“一句话也别说。我们的兄弟会送你回去的。”

  拿出铁链,跑到康敬年的脖子上,转身往回跑,康敬年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。一个人和两个鬼魂跑回了政府办公室。康敬年看见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地靠在床上。两个鬼魂说:“回家,快回家。”他把康静年扶起来,压在身上。

  康敬年突然醒来,才知道那是一场梦。

  心悸,但感觉脖子火辣辣的疼痛,照镜子,竟然有一股红色的热血,他卷起裤子,脚踝有瘀伤,显然是手掌形状。

  彻夜不眠。

  第二天,我写了一封信,询问同年周志文的近况。十天之后,江宁县还了信,说县长周志文两个月前在勾栏看话剧,突然突然突然去世。

  康敬年擦去额头上的汗水,判处董胜德重刑。他害怕再次想起他。

  奇怪的是,政治事务部部长对此事毫无意见。董胜德的姐姐地位不高。

  相反的是康敬年,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真的很无聊。

  然而,当康敬年告诉他的同事们关于去阴间的奇怪半天旅行时,他们都嘲笑他的胡言乱语,让他不听任何解释。

声明:如果本文侵犯作者的权利,请联系本站予以删除。

COPYRIGHT  ©  2012-2028 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   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

备案号:渝ICP备15005195号-3 技术支持:重庆承越网站建设公司 COPYRIGHT  ©  2012-2028  比翼故事网  版权所有